当前位置:首页 -> 重要论述
铜川市委书记:当老百姓说你不行,真不如回家卖红薯
发布时间:2018/1/3  浏览次数:465 次  来源:铜川文明网  作者:梁超

【人物介绍】郭大为,陕西省铜川市委书记

铜川市委书记郭大为在新华社《瞭望东方周刊》主办的“中国幸福城市论坛”上进行了演讲。西部城市铜川此次入围了《瞭望东方周刊》发布的2017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之列。

介绍铜川时,他引用了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章节——小说里“因煤应运而生”的铜城就是铜川。上世纪90年代,铜川被称为“卫星上看不见的城市”,2009年被列为全国资源型可持续发展试点城市后,经过8年转型,它获得了一些被视作“反转”的称号:全国绿化模范城市、国家卫生城市、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……

这让郭大为感到些许欣慰。在他看来城市“首先是让人用的,其次才是让看的。”他对主政一方有着朴素的理解:“当老百姓说你不行,那不管上级让你在这儿待多久,都没有实际意义了。因为当官到那个份上,真的不如回家卖红薯了。”

城市首先是让人用,其次才是让人看的

议事厅:铜川获得了2017年最具幸福感的城市的称号,作为城市的“一把手”,你认为衡量一个城市的幸福感主要有哪些指标,有没有量化的标准?

郭大为:这个指标体系现在各有各的说法,对于一个城市的市民来讲,GDP也好,各项指标也好,和市民的直接感受还是有一段距离。大家对这个城市很直观的感受就是:我穿的皮鞋是每天都需要擦,还是两天擦一次呢。衬衣是天天换还是两天换一次,通过这种直观的感觉来评价这个城市的综合质量。

城市首先是让人用,其次才是让人看的。

让人用,就要让用得舒服,人有各种需求在这个城市都能够得到满足。比如说城市在规划建设过程中,城市的慢行系统就非常重要,因为慢行系统是为这个城市长期居住的居民提供的服务。另外一个,绿化也很重要,我们现在衡量一个城市就是“白天看绿化,晚上看亮化”,包括一个城市的安宁度,就是安全感,老百姓也会用通俗的语言来讲“白天见警察,晚上见警灯”,这种状况让人感觉在这个城市很安逸,很舒服。

特别是铜川离省会城市西安只有68公里,一个小时的车程。市民在铜川能看到好蓝天,呼吸到好空气,整体有个好生态。当他需要到省会城市、特大城市体验其他设施服务时候,又能很快就达到,他就觉得这个城市真是一个宜居城市。人只有宜居了才会把城市当家。如果我们到一个地方老是不过夜,对这个城市感情是很难建立起来的,住久了才能够生情。

议事厅:你觉得个人的幸福跟城市的幸福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?

郭大为:应该是一体的,因为无数个体的幸福才会构成城市的整体幸福,说幸福应该从个体来谈起,不能说把个体和整体剥离开。

最早改革开放的时候,我们搞五星级酒店,五星级酒店是一个大件,也是一个现代设施,但能进入酒店的是极少部分的人。后来我们搞了公共设施,搞了广场,搞了园林,提供给大家的都是真实共享的,是把他真的视为市民的家来打造,这样市民的感觉才会越来越强烈。比如说今天空气质量很好,今天所有人都共享了很好的空气。明天空气质量恶化,也是人人平等的,它不分级别,不分大小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

议事厅:作为这个城市的一把手,你感受到的幸福的程度是多少,如果打分是多少分?

郭大为:我的目标就是想方设法地满足城市中的每一个市民的不同需求,让他们的需求都能够得到不同程度的满足,他们都满意了,我就找到我的感觉了。这一次铜川被评为中国最具有幸福感的城市,我觉得是一个新的起点和起步。

如果要打分的话,我愿意把它降为60分,从及格开始,然后不断地拿高分。

转型是中国城市必经之路,铜川吃过亏才更懂保护环境

议事厅:铜川曾经依靠煤炭、水泥发展,后来开始转型,你觉得铜川现在的幸福感和转型有没有关系?

郭大为:有绝对关系,没有转型就没有今天这个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荣誉,所以是转型使铜川成为了幸福之城,这个铜川市民感受是非常强烈的。

过去在开采的高峰期,铜川环境大面积被破坏,当时还被称为“卫星上看不见的城市”。在生态环境保护上吃过亏,付出过代价,所以铜川人更懂得保护环境的重要性。

议事厅:转型中肯定会有比较顺利的时候,也会有阵痛的时候。

郭大为:岂止是阵痛,转型说易做难,转型不是转身那么容易的,有时候越转越难。

比如说铜川原有的产业结构是一黑二白:黑就是煤炭,白一个是水泥,一个是电解铝,都是粗放式、高耗能的行业。那要把大规模的粗放式、高耗能的一个产业转到新的接续产业,那是很难的。这几年来我们在接续产业上也不断有新的作为:健康产业,养生产业,制造产业,旅游产业,这个速度我们感觉到非常喜人,但是要真正形成一定的量,形成一定的规模还需要多年的积累。

议事厅:转型是中国社会这几年很热的一个词,作为地方主官,你认为转型是否是城市的必经之路?

郭大为:从国家的发展阶段来讲,我认为转型应该是一个必经之路,由粗放式的发展到有质量的发展,这真是一个必经之路。

而且在转型的过程中,各个城市应该根据自己的特征,包括资源的特点,来选择自己的转型之路,这样比较符合实际。

差异化发展是铜川选择的一条道路。如果铜川搞成和西安一模一样,那没人来了,我们就是要经过一小时的交通时间,让大家感受到和西安完全不同的城市。比如铜川的照金村,不到2000人,但通过旅游开发,特别是红色教育,最高一天来了26800人,带动整个的相关服务业发展。一个地方一旦和旅游接上头了,往往使这个地方聚集人气,带来财气,重要的是带来灵气。

当老百姓说你不行的时候,那真不如回家卖红薯

议事厅:在陕西省内,铜川的GDP排名并不是特别高,但是铜川获得了最具幸福感的城市,还是绿化模范城市。很多人会觉得经济发展与生态发展很难共赢,铜川如何平衡这两者?

郭大为:铜川能获得中国最具有幸福感的城市,其实就是对唯GDP论的一个最好的否定。当然我们不搞唯GDP论,不是不要GDP,关键是要什么样的GDP。就是绿色的、低碳的、环保的,与人民生活有关的GDP。

铜川在转型过程中,我们始终把健康铜川作为一个品牌来打造。孙思邈中医堂实现市县乡全覆盖,让人们不出社区就能够享受传统的中药服务,我们和北京中药大学联合,创办了孙思邈医院,现在正在申请三甲医院,让众多的铜川人在铜川能享受到和大城市一样的优质医疗资源,这就是幸福感。

铜川的一些街道上,用半天的时间费劲找,你都找不到烟头的。因为大家都很自觉,大家都很呵护自己的生存环境。这也是在过去对环境的不重视,甚至对环境的极度破坏中,大家觉醒的。所以我说它伤过元气,吃过亏,现在比一般人更重视(环境)。

其实大家在谈幸福感的时候都是在强烈的对比中找到感觉的,都是有参照物的,特别是和一些大城市对比,如果胜过和超过他们,那对于小城市的那种幸福感,就油然而生了。

议事厅:虽然不唯GDP论,但你作为地方主政者,在这方面会不会感到一些压力?

郭大为:首先从铜川的环境来说,我作为一个城市主官,感觉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了别人的认可。另外一个就是做这个职业来讲,最大的满足莫过于自己服务的区域的群众对自己的满意。这点我感觉到非常强烈。

同时你谈到的GDP,也会感觉到压力很大。因为在这方面,第一是永远在路上,第二是只能前进,不能后退,一旦享受了相对比较优越的幸福感以后,你稍不留意,稍微后退一点,马上就会有异议。老百姓有异议会直观反映出来。另外现在对政府工作各方面的测评很多,那到关键的时候他们会用投票来说你行还是不行。

其实在一个地方任职,当老百姓说你不行的时候,那不管上级让你在这儿待多久,都没有实际意义了。因为当官到那个份上了,那真的不如回家卖红薯了。

议事厅:你提到老百姓不满意会反应出来。作为地方一把手,平时工作中会跟老百姓有很多的接触吗?

郭大为:也挺多的。比如说有时候检查市容环境,我提出来徒步街巷检查。有一些非工作时间,比如双休日,我会走进他们中间去。

铜川当地有一种特色小吃——饸饹面,说是在北关桥下的最好,我当时就去了。老百姓平时看到我,都是电视里正装的样子。那天看到我以后,旁边有两个人就说是他吗?有人说很像,但是应该不是,为啥不是呢?他不可能吃饭还拿一个大蒜在那吃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巧妙地摆脱他们的关注,可以按照自己既定的目标进行一些真实的检查。

因为平时那种有组织、有安排的检查,在检查质量上多少是打折的。这样我就看到了真实的场景,我就知道应该怎么安排,应该怎么落实。

我当过厂长,我知道当企业家的艰辛和难处

议事厅:你曾在一次讲话中提到,与浙江商人相比,当地企业家的思维可能比较落后。为什么会这么说?

郭大为:一个地区发展过程中,最宝贵,最难得的发展资源应该是企业家。因为企业家身上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。但是遗憾的是,由于各方面的一些局限性,使得我们的一些企业家的思维和官员好像没两样。

我们意识到这个以后,就不断给企业家提供各种有效的服务。另外也鼓励本地的企业家走出去,比如说和浙江企业家进行全方位的接触。在接触过程中耳闻目染,帮助他们提升改变自己,我们也欣喜的看到,企业家现在在创造价值的同时,社会责任感也越来越强了。

议事厅:铜川是如何让企业家做到实现个人价值的?

郭大为:提倡政府官员从我做起,都有一种店小二的意识和店小二的精神,给企业家提供更多的服务。在铜川各种会议上,我说我们不要官本位,我们要企本位。

我们开会的时候把企业家请来,请企业家坐在前排,我也有意识的让同事和更多的官员知道,我跟企业家们都是一种直通车。这样他们在为企业家服务过程中可能会更用心一点,服务得更到位一些。

议事厅:你觉得官员跟企业家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?

郭大为:现在企业家一见到官员都叫领导,其实官员在企业家面前没有任何资格和条件成为企业家的领导。在计划年代喊领导是有道理的,在以市场为主体的时期,绝不是这种模式的。

官员和企业家应该是合作的伙伴关系,我觉得这个定位比较准确。

我们能解决他的资金问题吗?我们能给他解决市场问题吗?不能。更多靠得还是市场的力量。

议事厅:你本身是经济学博士,你对企业家的这种认识,与你的经历有关吗?

郭大为:学习是一方面,重要的是你在往前看。我做过厂长,所以我知道当企业家的艰辛和难处,我当时最大的感悟就是:再大的企业家也会有求于政府。

所以当我转身以后,我从企业行业走到政府行业的时候,我深知这些企业家的难处,我更明白作为政府官员应该给企业家做哪些事。

市委书记是干事的岗位

议事厅:铜川在陕西的十个地级市中,它的面积最小,人口也少,是不是老百姓更容易获得幸福感,你管理起来也更方便?

郭大为:其实大与小是相对的。就我个人体会,有时候越是管小的地方就越难管。如果范围很大的话,互相之间还有一个对比。我打个比喻,拿足球比赛来说,在我的队伍中,首发阵容就是全场阵容,经不起半点折腾,没有更多替换的可能,比别人费的精力更多一点。所以我们每一个上场的队员都倍加珍惜,一定要把一场又一场的比赛打好,这一点大家意识是很强烈的。反过来讲,如果换一个范围比较大的(地方),那我还有很多替补阵容,东方不亮西方还可以亮。但是我这里,只要哪里不亮整个都不亮。这个压力也是很大的。

在发展的过程中,我们去抓住自身的特征:搞小而精,小而优,在这方面铜川更多的是推出一个个盆景,端到全省就会成为风景。因为块头小,易覆盖,很多改革实验性的(措施)在这里先试先行。一旦成功,马上可以复制推开。

议事厅:铜川有没有先行试点成功事例?

郭大为:我举一例,2012年校车安全成为全国比较头疼的一件事情,频频出事。当时铜川率先做到了全覆盖,全市的中小学生校车全部解决了。类似于这些,我们在做的过程中也不断把它价值更大化。因为先试先行都意味着先得和全得,市场经济不是先入者为主,是先入者全得,我们在各项改革试点政策过程中,发展了自己,也尝到了甜头。铜川的干部也是蛮拼的,这些每次都做得非常好。

议事厅:10年前你在西安未央区做区委书记,之后在省组织部工作过,现在是铜川市的市委书记,这10年间你有3种角色变化,觉得哪个挑战最大?

郭大为:我感觉从干事的角度来讲,市委书记是干事的岗位,目前我有幸在这个角色,我会倍加珍惜,认真干好每一天,直到卸任的那一天。



[责任编辑:赵瑞楠]

分享到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[上一篇]:【市长谈信用】杨长亚:争创信用城市 打造诚信铜川
[下一篇]:习近平两会期间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