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文明播报
脱贫故事—朱鹮保姆龚高炳
发布时间:2018/8/16  浏览次数:363 次  来源:铜川市林业局  作者:郝维正



每月600元的工资和200元的补助加起来800元,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龚高炳的稳定收入。龚高炳是铜川市耀州区选聘的从事朱鹮保护的生态护林员 。“自从我走上看护朱鹮以后,生活慢慢就好起来了,去年已经脱贫了”。谈起目前的工作,憨厚腼腆的龚高炳开心地说到。




58岁的龚高炳是铜川市耀州区庙湾镇蔡河村人。走进龚高炳的家中,干净的小院,整洁的房间,错落有致的摆设,日子显然被他打理得滋滋润润。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小家也曾在生活的重担压迫下在风雨中飘零。2007年,龚高炳的老伴被查出肝硬化,从最开始的一年住一次医院到最后的一年住五次医院,整整九年,高额的医疗费和生活压力一点一点透支着这个并不富裕的小家。2016年9月,龚高炳的老伴去世了。“没有收入,欠了一屁股债,我真的不知道咋活下去了!”谈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,龚高炳难过的低下了头。那一年的10月,铜川市在全市按照“县建、乡聘、站管、村用”的原则,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铺开选聘生态护林员,龚高炳被耀州区选聘为从事朱鹮保护的生态护林员。




铜川市2013年7月起连续两次开展中国秦岭以北朱鹮野化放飞试验,目前已经成功孵化出铜川籍朱鹮宝宝69只,成了远近闻名的“朱鹮之城”。同时,在沮河流域朱鹮的栖息地,多了份为朱鹮日常投食、巡查、观测、防人为袭扰等任务艰巨的保护工作,被群众戏称为“朱鹮保姆”。






“每天不出去看看朱鹮,心里总觉得少了点啥”。朱鹮已经成为了龚高炳的精神寄托。早上五点左右就起床,急匆匆赶到夜宿地,观察朱鹮往哪个方向飞,风雨无阻;中午沿着河道进行巡查,防止河道周围的游客用石头误伤朱鹮,并提醒游客带走垃圾,防止朱鹮误食,日复一日;晚上八点左右在夜宿地记录朱鹮的数量,乐此不疲。“没事就出去转转,随时掌握朱鹮的动向,知道监护范围内哪里有朱鹮,如果呆在家里,被人问起哪个片区有朱鹮,自己还不知道,这就是对这份工作的不负责任。”翻开龚高炳的工作巡查日志,从每天的天气状况到朱鹮的数量、动态都认真地进行了记录。  




     周围的人对龚高炳的工作也存在着一些不解,朱鹮长着翅膀,活动区域广泛,怎么可能随时找到会飞的朱鹮呢?龚高炳说,只要你用心,肯定可以找到朱鹮,你不用心,自然就找不到了。说起来朱鹮的监测和保护知识,龚高炳头头是道,对朱鹮成鸟和幼鸟的分辨、环志号的认定等检测业务知识,龚高炳显然已经是行家。初中毕业的龚高炳十分好学,在监测巡护过程中,有自己的思路,注重观察、分析和总结。春天朱鹮繁殖期,龚高炳在朱鹮筑巢的沮河对面山坡上,选取最佳的观测位置,搭了一个小棚固定观测点。由于经费紧张,没有固定的拍摄三角架,为了解决手持望远镜的拍摄弊端,更好地进行监测,他就地取材找到了一个有三个树杈的树枝,将望远镜对准调焦,固定在树杈上面,对繁殖期的朱鹮进行拍照监测,这个自制的“三脚架”拍出了许多清晰的朱鹮照片。龚高炳说;“看护朱鹮幼鸟就像照看自己的娃一样,幼鸟开始试飞时,较高的地方飞不上去,觅食能力不强,仍然需要成鸟喂养,遇到有的幼鸟因食物不足而无法飞行时,就要及时把幼鸟救助回来人工喂养。”




如今,在龚高炳心中,朱鹮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“摩托车、帽子、望远镜、工作巡查日志”是龚高炳的日常必需装备。河道边,抬起头可以听到成片的绿叶相打闹的声音,与朱鹮为伴,迎接每天清晨的第一道曙光,周而复始,就像这长流不息的沮河水一样,平静、从容。“如果条件允许,这份工作我一直想干下去,朱鹮很通人性,我已经离不了朱鹮了,每天不出去转转看看朱鹮,心里慌的很。”对于龚高炳来说,朱鹮保姆工作已经不仅仅是一份简单的工作了,除了源于对朱鹮的喜爱,更多的是凝结了龚高炳用心生活的态度和对幸福日子的渴盼。

[责任编辑 梁腾森]

分享到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[上一篇]:学习先进榜样 争做岗位标兵
[下一篇]:铜川市召开文明单位“脱贫攻坚·扶智扶志”结对帮扶工作座谈会